透视映客半年报:亏损背后的长期价值
2019-08-28 20:53:59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4G时代造就了直播,而如今5G大规模商用即将到来,下一个时代仿佛正缓缓走来。5G、VR会给直播带来什么颠覆性的能力?

当有一天映客再次给行业带来惊喜时,一定是现在做对了什么。回头看,今天的一些,似乎都是必然。

作者 / 南 山

编辑 / 刘 煜

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,短期业绩可能决定着投资者的信心起伏,公司股价的涨跌;而对长期价值的投入,则决定了一家公司能走多远。

在一点财经研究的企业当中,有太多公司,上市之后迫于资本市场的压力而放弃创新和进取,最终“泯然众人”;可幸的是,依然有不少公司能够坚守本心,不断深耕。

作为港交所娱乐直播第一股的映客,近期似乎也在短期业绩增长和长期价值的坚守之间遇到了些许烦恼。透过它的故事,或许能了解到它是如何取舍的?取舍背后内在的逻辑又是什么?

01

被低估的映客

8月27日晚间,映客公布了2019年中期财报。财报数据显示,映客2019年上半年营收14.856亿元,毛利为4.308亿元。业绩中变化最大的是,映客2019年上半年经营利润为亏损2756万元。

一直以来保持良好盈利的映客,2019年上半年最终经营利润却录得亏损。到底发生了什么?

映客董事会在此前的盈利警告中表明,此次亏损的主要原因来自于研发费用的增加和新产品的投入。一方面,映客在上半年加大了5G和人工智能的研发投入,旨在提前布局下一代互动娱乐场景;另一方面,映客针对不同地域和不同年龄用户,打造创新产品矩阵,丰富商业模式和增加用户覆盖面。

在映客的管理层看来,公司的股价被严重低估。6月19日,映客继年初1亿港元的回购计划后,宣布拟用不超过5亿港元进行股份回购。

映客的股价有没有被低估?从映客上半年的财报中,或许可以寻得答案。

首先,映客经营状况近两年来一直以来都是处于稳健的状态。截至2019年6月30日,每月平均活跃用户达2953万同比增长14.4%。QuestMobile数据显示,2019年Q2移动互联网用户净减200万,当互联网流量见顶,各行业头部应用零甚至负增长的时代,映客用户数据的表现,显然要优于市场平均水平。

其次,映客2018年财报数据显示,经营利润为6。339亿元,经调整后为5。963亿元,且付费用户的ARPU值从2017年6月的777元增长到2018年6月的1150元,涨幅高达48%。此外,映客增加了广告的变现途径,2019年上半年,映客广告收入7035万同比增长47%。这些数据意味着,映客有着足够的赚钱能力和潜力。

此外,映客还有着非常好的的现金流。截至6月底,映客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总计8.262亿元,定期存款及按公允值计入损益的金融资产为14.681亿元,公司流动资产总计27.68亿元。当前资本寒冬、现金为王的环境下,映客充沛的现金流,为业务的良好运转提供了保障。

实际上,映客自创立以来,盈利状况一直很好。商业变现能力是奉佑生产品观里重要的一环,这种理念源自于奉佑生曾经在多米音乐的工作经历。“我们在做音乐10年的时间,一直有一个痛苦的点困扰着我们,就是商业模式,突然发现版权成本持续上涨,而对应的商业模式不清晰的时候,这个事情就变得很痛苦了。”

在映客创始人奉佑生的商业理念里,“追求强商业模型的闭环,现金流一定要为正。”

商业化能力不断加强、现金流充沛,映客股价显然被严重低估。目前映客市值20亿港元,而流动资产总额超过27亿元。

在中国互联网历史上其实也很少有能够3年快速成为一个爆款并且快速实现盈利的公司,而映客就是其中之一。实际上,2018年度财报发布时,映客维持了连续13个季度的盈利。这次的亏损,不应该被过于放大而掩盖映客长期以来持续的盈利能力,更值得关注的是,映客选择“晴天里修屋顶”,在新产品和技术方面做了什么?

02

新增长引擎

快手、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迅速崛起,在这个本就流量见顶的互联网行业,让直播平台感受到了无比巨大的压力。这个时候,增长比变现更重要。

“如何平衡大流量和强变现?”这是奉佑生一直在考虑的问题。“流量和商业模式要有一个很好的结合,我们追求的是平衡性的增长。”

映客创始人奉佑生

QuestMobile今年5月的《下沉市场报告》数据显示,下沉市场的用户规模超过6亿,占中国移动互联网11.2亿网民比重超过一半,其中,泛娱乐类应用在下沉市场表现尤其突出。

在2018年中期财报电话会上,奉佑生就表示“下沉是行业大趋势,直播在下沉市场将有新的机会。映客下一步将着力开拓下沉市场,并不断丰富产品类型。”

不过,直播行业整个生态的健康,离不开丰富的内容作为支撑,而内容的丰富,某种程度上取决于公会和主播的数量。因此,保障中小公会和主播在这个生态中能有自己的立足之地就非常重要。

现实是,直播行业经过4年的发展,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。流量和用户都集中在头部主播和公会,大量的中小主播和公会生存状态十分不乐观。

广大的中小主播对下沉市场巨大的体量;丰富的直播形式对下沉市场多样的娱乐需求,下沉市场和中小主播的难题,在这里找到了方法。

银河联盟就是在这样背景下,成为映客下沉市场的新解决方案。

8月18日,映客召开发布会正式启动以下沉市场为2019年发展主要方向的“银河联盟计划”,并在东北市场推出了第一款区域性品牌——一米直播。

通过银河联盟,众多的中小主播可以发挥自身的区域特色,获得更多的机会和资源。

而映客从主播招募、法律服务、签约培训、互动经营、活动策划、主播人设、广告商业化、游戏、电商等方面入手,打造直播全产业链下的商业化闭环。

银河联盟计划负责人张斌表示,该项目的初衷是帮助规范直播行业,将同行竞争转化为联手合作,帮助从业者共建有行业规范的合作组织,从而共享发展机会和发展红利。

很多小主播在全国范围内可能并不突出,但是地区性范围内,风格会更加适合当地特色,具有很强的影响力。通过银河联盟,映客可以为区域品牌导流,而联盟的产品又给映客提供更加丰富的内容和商业化的空间。

银河联盟计划的实施,映客通过内容侧和消费侧的结合,破解行业困境的同时,也扩大了自己的增长空间。

下沉之外,出海也是用户增长的重点方向。

映客已经内部孵化出3-4款海外产品,覆盖中东、北美、东南亚等多个地区,甚至还在当地招聘了本土员工。奉佑生认为,娱乐是人性的刚需,而中国互联网娱乐公司在产品的开发和迭代上,较美国等大公司优势更加的明显。

03

水面之下

作为字、图、视频、直播这条信息传播链顶端的形态,直播依然有着顽强的生命力。其中的典型表现是,短视频平台快速崛起之后,又迅速地上线直播来进行变现。作为娱乐生态里主要的变现方式之一,直播这个赛道上,映客占据了用户和品牌上的优势。

未来直播市场的想象空间有多大,奉佑生认为,目前“直播已经超过电影市场的营收规模,未来会成长到‘电影+视频网站+电视台’市场的体量,足以比肩游戏。从常见的泛娱乐化直播到新型的电商直播,这里面有很多机会。”

早在2017年,映客就开始“直播+”的尝试。

通过和体育、游戏、购物等业态的关联,尝试多种场景下直播的可能性。如今映客的频道,除了传统的秀场直播,也包含了音乐、脱口秀、游戏、体育、派对、直播购等多个频道,内容极大的丰富。

在银河联盟的规划中,以“直播+轻社交产品”为业务核心,映客还将积极开拓游戏、电商、影视等业务。通过“区域特色+直播+社交”的形态结合,映客在电商带货等业务形态上,也有着巨大的想象空间。

在映客主APP的水面之下,除了商业上更多的可能之外,泛娱乐生态中新产品形态上也蕴藏着极大的想象空间。

映客的另一个布局重心,便是社交,陌生人社交天然与直播的业态存在关联,社交化也是映客在新产品形态上必然要探索的方向。顶着亏损的压力,映客也要用新产品广泛地布局,奉佑生希望的是,凭借音视频领域的用户基础和产品强变现的能力优势,“让映客之外的第二条、第三条增长曲线跑出来。”

在前端的产品形态上,映客已经完成了音视频全形态的覆盖。

音视频方面,映客APP、老柚、积目、不就等产品,已经覆盖直播、图片等多种娱乐形态;在音频方面,有电台、不就等产品。

映客视频方面成熟的体系,可以产生良好的现金流,支撑社交形态产品的研发、经营和推广。而通过积目、不就等社交性产品,映客可以把用户沉淀下来。直播+社交的联动,映客又可以向更多场景延伸,比如相亲。

后台的支撑上,映客也有一套完整的体系。

直播沉淀的技术能力,可以支撑产品的研发和用户的体验,多年来在音视频内容审核方面的经验和技术能力,又可以为整个生态运营的稳定提供保障。

内容产品有极高的相通性和扩展性。从直播到音频、陌生人社交等产品,满足的都是人们的娱乐需求,映客可以将自身用户基础的优势扩展到这些新产品上。另一方面,当前的互联网环境下,技术对产品使用体验的加持、平台对内容的审核把控,这些后端的能力也愈发地成为今后竞争的核心。

映客通过内部孵化+外部投资收购,正在逐渐地搭建陌生人社交的版图。奉佑生表示“在盈利良好的现阶段,我们还是要着眼未来,加大对新兴业务和新技术的投入。”

04

结语

没有人会拒绝投资未来,难的是在看到回报之前所要忍受的不解。无论是商业形态还是直播技术,映客看起来在坚定地走着自己的路线。

4G时代造就了直播,而如今5G大规模商用即将到来,下一个时代仿佛正缓缓走来。5G、VR会给直播带来什么颠覆性的能力?

当有一天映客再次给行业带来惊喜时,一定是现在做对了什么。回头看,今天的一些,似乎都是必然。 © 往期回顾

一点财经原创出品,未经许可,请勿转载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
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福建快3走势 微信pk10机器人漏洞 9号棋牌APP 三分PK拾平台 吉林快3 极速3分彩 三分时时彩 三分PK拾平台 欢乐生肖